记原生动物学家沈韫芬院士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03-11-06浏览次数:172

 

                                 她以原生动物为朋友
                                   ――记原生动物学家沈韫芬院士


    今年70岁的沈韫芬,喜欢把原生动物称作自己的“tiny friends”(微小朋友),她与这群特殊的“tiny friends”打交道已有50年了。
  1950年,沈韫芬考入金陵女子大学医学预科系,1951年金女大与金陵大学合并为国立金陵大学,医预系取消, 她改读生物系。1952年全国高等学校院系调整时金陵大学与中央大学合并为南京大学,1953年因第一个五年计划开始,极需建设人材,故理科三年级生提前一年与四年级生同期毕业,用她的话来说,三年大学,读了三个大学。1995年她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1953年即将跨出南大校门之际,沈韫芬在填报分配去向时,除填了服从祖国分配外,个人志愿栏中还分别填写了到中学当生物老师、到生物制品厂工作和到大学任教。可没想到南大把她推荐到了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至今沈韫芬仍念念不忘――南大的老师们是“伯乐”。
  到了水生生物研究所,她又被指定跟随我国著名的原生动物学家王家楫院士从事原生动物的分类学和生态学的研究,开始了长达50年之久的原生动物研究。 
显微镜下的“tiny friends”
  原生动物在动物界中处于最原始的地位,由单细胞构成,体形微小,一般在显微镜下才能观察到。在名师的指导下,沈韫芬渐渐入室登堂。1956年,她又被选派到苏联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学习,4年后获得副博士学位后回国。
  50年来,她系统研究原生动物分类区系,调查了我国22个省区系分布,已鉴定种近2千种,新种35种。在《西藏水生无脊椎动物》中描述原生动物458种,80%种为新记录,含12个新种,被国内外同行誉为该领域经典。她开辟了我国从南到北不同温度带土壤原生动物调查,获得种类组成特点和季节变动规律。她阐明了武昌东湖浮游、着生、底泥原生动物生长规律和富营养化过程中原生动物结构与功能三十年来的变迁。
  随着我国工业建设的发展,城市人口的增加,工业废水和城市生活污水的处理问题给科学工作者提出了新的研究课题。从1971年起,在王家楫院士的指导下,沈韫芬组织人员,花了5年时间,先后对全国近40个设有废水处理设备和有代表性的工厂进行了现场调查,显微观察和分析了微型动物(包括原生动物)的种类、数量和生长情况,发现一些微型动物尤其是着生的纤毛虫,可以用来作为预报出水质量的指示生物。为了便于从事环保工作的科技人员掌握和运用这些指示生物,沈韫芬和同事们对废水处理中观察到的166种微型动物进行了分类形态描述,提出其监测和指示作用,绘制了详图,编著成《废水生物处理微型动物图志》。
  沈韫芬在原生动物学研究领域的成绩引人注目,她也先后当选为中国原生动物学会秘书长、副理事长,并连续担任三届学会理事长。1985年,她率领中国代表团参加了第7届国际原生动物学大会,在这届大会上,中国原生动物学会正式加入国际原生动物学会。在第8届国际原生动物学大会上,沈韫芬当选为国际原生动物学会理事。在2001年召开的第11届国际原生动物学大会上,中国原生动物学学会成功争取到第12届国际原生动物学大会在中国广州举办的主办权,标志着国际同行对中国原生动物学者所取得的突出成就的认可。
  拓展生物监测新领域
  原生动物的分类学和生态学研究属于基础性研究,尽管已在废水生物处理的应用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沈韫芬仍不满足,她经常在思考如何将这种为国民经济服务的应用研究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那就是如何使更多的科研成果尽快转化为生产力,直接服务于经济建设。
  1981年,沈韫芬受中国科协派遣参加中美高级学者交换计划来到大洋彼岸,与美国弗吉尼亚州立大学环境研究中心的凯恩斯教授(美国科学院院士)合作研究应用微型生物群落预报污染物的环境效应。PFU是聚氨酯泡沫塑料块的英文缩写,凯恩斯教授于1969年创立了PFU法,即将PFU块切成一定形状,浸没在水中,因其孔径微小,水生生物中只有微型生物,包括细菌、藻类、原生动物等才能进入PFU内,一定时间后挤出水样中的生物,即能代表该水体中的微型生物群落。而微型生物群落结构和功能的参数变化便可用来评价水质。沈韫芬同凯恩斯合作研究用PFU法对弗吉尼亚州一条受重金属污染的河流进行室内毒性试验,其结果与同步野外监测结果基本相符,从而奠定了PFU法预报化学品的危害性安全浓度的基础。
  1982年回国后的沈韫芬踌躇满志,率领一班人走南闯北,先后对武汉市城市生活废水,湖北葛店化工厂农药废水,北京燕山石油废水,还有嘉陵江重庆段饮用水等用PFU法进行监测,得出大量可靠数据,为有关决策部门提供了科学依据。从1983年至1990年,她先后举办四期“微型生物群落监测”学习班,从全国各地26个省区来了150余名学员,国家环境保护局批准的首批开展生物监测的20个大中城市均派人参加了学习班。沈韫芬登台讲课,指导学员们如何在受污水体中放置PFU,在显微镜下如何鉴定原生动物种类……
  1990年,沈韫芬出版了82万字的专著《微型生物监测新技术》,两年后获得第六届全国优秀科技图书二等奖。1991年,她主持的《水质―微型生物群落―PFU》,经国家环境保护局通过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这也是生物监测领域我国自行制定的首项国家标准,1993年,《水质―微型生物群落―PFU法》研究课题获得了国家环境保护局的科技进步一等奖。凯恩斯教授一直在关注着他的中国同行,他给沈韫芬来信说:“我十分怀疑是否还有哪个国家能比得上你在中国所做的努力,你无疑是建立微型生物群落评价的世界领导者之一。”
为了碧水清波
  1995年,沈韫芬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面对这科学界的最高学术称号,她一方面继续承担重大研究课题、培养研究生、著书立说,一方面在更高层次上建言献策。
  海洋中产生赤潮,主要是鞭毛藻类和鞭毛原生动物过度繁殖,使浅兰色的海水变成红色、橙色、黄色或褐色,生物学家称之为赤潮。引起海水变色的赤潮有300种左右,其中约70种能产生毒素。海洋中大面积地发生赤潮,直接危害了海洋生物的生存,并通过食物链殃及人类。上世纪60年代前,我国海域内很少发生赤潮。70年代共发生15次,80年代猛增到208次,90年代平均发生20至30次。如今赤潮的发生不仅次数频繁、面积辽阔,而且时间拉长。以1998年为例,共计发生赤潮22次,使水产养殖的鱼、虾和贝类大量死亡,经济损失达10亿元。2000年5月,浙江舟山海域出现大面积赤潮,绵延80公里,面积达7000平方公里,成为90年代以来我国近海海域最大一次赤潮。在“2000海洋科技与经济发展国际论坛”上,沈韫芬报告说:“人类经济活动中产生的污染物质无论来自大气,还是来自土壤,最终将归为水污染。沿海海域作为河流的最终归宿,被认为是水污染的最后一道防线。全国的污染通过河流向沿海集中的结果,使得赤潮频频发生,显示出我国水污染的最后一道防线已被冲破。”中央电视台和人民日报等很快对此进行了报道。
  中国科学院每年要发表《科学发展报告》,评述科学前沿与重大科学问题,向国家提出有关中国科学发展战略和政策的建议。《2002年科学发展报告》中《论赤潮和“水华”之灾形成的根源及对策》一文由沈韫芬撰写。她分析了赤潮和“水华”的成因和危害,提出了科学治理的对策,同时指出无论是赤潮还是“水华”,发展到如此严重地步,再一次向人们发出警告,再不治理水污染,中国人将连水都没有喝的,这绝不是危言耸听。因此,必须制定切实可行的办法,加强对工农业废水排放的控制力度,提高城市生活污水的处理能力,解决水产养殖的自身污染,减缓水体的富营养化,并力求逆向演替(即从富营养转为中营养和贫营养)。所有这些治理措施的实现,其核心是科学管理和法制管理。在这篇文章中她提出了每个公民都应有享受“一片蓝天、一杯清水、一方净土”的权利。
  沈韫芬从小性格好强,不肯认输。读小学时,一次老师让大家跑步,不限定时间,直到跑不动为止。结果操场上最后只剩下几个男生和一个女生,这个女生就是沈韫芬。而她在读小学、中学、大学时期的三位校长都是女性,这对她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已经70岁的沈韫芬,心态依然年轻,依然神采飞扬。 (张晓良)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