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奖得主与南大学子的生死情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03-08-26浏览次数:169

                      

 

诺贝尔奖得主与南大学子的生死情


    6月26日上午,美丽的南大校园绿草茵茵、树影婆娑,一切都显得那么清新雅致。这时,一辆车子在南大化学楼前缓缓地停下,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慢慢从车里探出身来。这位老人是2000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美国著名的物理化学家艾伦教授,他来南大校园寻找爱徒黄峰生前的足迹!
  曾经是幸福的一家人
  在南大师生的陪同下,艾伦教授登上化学楼的台阶,三楼会议室的屏幕上打出的是黄峰的大幅照片,艾伦教授久久地望着照片,眼睛再一次湿润了。
  在一阵沉默之后,南大外办主任首先打破了现场的寂静,向在场的人们读了黄峰的父母从美国发来的传真,在信中黄氏夫妇表达了对艾伦教授的深深敬意,感谢他在黄峰生前对孩子的照顾,以及时至今日以75岁高龄,还远涉重洋来到孩子昔日求学和成长的地方表达真切思念。
  看着黄峰生前从小到大直到出国求学的照片所做成的幻灯片,面对着黄峰生前的亲人、师长和朋友,艾伦教授终于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与悲伤,颤抖着说:“首先我要感谢到场的各位,尤其是Frank(黄峰的英文名)的舅舅。我觉得我、我太太、和Frank是一家人,是幸福的一家人。”
  黄峰1970年出生在南京,小时候在江苏一个偏僻的农村长大,农村清苦而朴素的生活使得黄峰从小乐观、坚强、乐于助人。1987年黄峰从南师附中高中毕业,1991年在南京大学化学系以优异的成绩获得学士学位,并于当年8月份以全额奖学金赴美国留学,很快在堪萨斯大学获得硕士学位,随后于1994年转入费城宾夕法尼亚大学,开始师从艾伦教授攻读博士学位。从那时候起,黄峰和艾伦教授就成了一家人。
  黄峰和艾伦教授在一起相处了三年多的时间,那是一段留下了许多美好记忆的时光:一起在组里做实验,一起到艾伦家里做饭,一起去郊游!他们之间早已超越了师生的关系,更像一对令人羡慕的父子,黄峰生前经常激动地称艾伦教授是他的美国父亲。
血癌夺去爱徒年轻的生命
  在艾伦教授的指导下,黄峰主攻发光二极管方向,天资聪疑的黄峰刻苦钻研,很快在科研王国里崭露头角。在宾州大学短短的几年时间里,黄峰发表了20篇高水平论文,并获得宾大文理学院的奖学金,数万学子的宾大每年只有六名学生能够获此殊荣。黄峰还凭藉其创新性成果获得全美化学奖――梅若未来科技奖。被学术界誉为“世界最富创新能力的100位科学家之一”的艾伦教授,为这位中国弟子的成长感到十分欣慰和自豪,他说:“黄峰是一位杰出的、富有创造力的年轻科学家。”
  正当黄峰在科学王国里自由驰骋之时,1998年10月14日,黄峰被医院查出身患血癌,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治疗过程中,血癌几次由慢性转为急性,先后做了三次化疗和一次放疗,进行骨髓移植和T细胞输入。化疗后的黄峰反应强烈,长时期咳嗽、呕吐、发高烧、怕冷、发抖、脱发,还有皮肤干裂、口腔流血、关节疼痛等。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他始终保持乐观的情绪,心中惦记的仍然是他人以及科研项目进展情况。
  有一次,艾伦打电话再次向他询问病情:“Frank,今天感觉好吗?”“挺好的,其他人怎么样?我读了一篇研究报告的草稿,是小组里的一个研究员写的(这个成员后来继续着黄峰的研究)。我有很重要的意见,他有些实验步骤写错了,他应该这样……这样做。”艾伦劝阻他说:“Frank,请不要再对实验的事情操心了。”而他却说:“不行,他不能用错误的方法做下去。”
  1999年9月,黄峰在西雅图经过5个月的治疗后,病情有所稳定,于是回到了费城。但紧接着又在腹腔内发现了一个直径达8厘米的有癌细胞的淋巴结,医生当着黄峰的面宣布:“无法医治,再做化疗,成功率是0%。”面对死神,黄峰十分平静。在前后长达463天的与血癌斗争过程中,黄峰几次闯过死亡的幽谷,被医生称作是一次又一次的奇迹。
  黄峰的父母自1998年底起赴美探亲,原本是准备参加黄峰的博士毕业典礼的,可是他们等来的却是爱子的葬礼。人生多苦难,白发送黑发。父母至今还清楚地记得2000年1月27日,那个灰暗的日子,儿子黄峰在宾大医院里弥留之际,拉着父母和妻子晓蓉的手说:“我爱你们!我亲亲你们!”“我叫晓蓉做你们的女儿,她会代替我照顾你们的。”
老师代去世的爱徒拿到了博士学位
  艾伦教授与黄峰之间有着深厚的师生情谊,科研上黄峰又是他的得力助手,黄峰的去世使艾伦教授精神上深受打击,决定承担起黄峰遗留下来的研究课题。最终,艾伦教授不仅帮黄峰完成了博士论文,而且作为世界著名科学家的他,还亲自走上答辩席,代替黄峰进行博士论文答辩。艾伦教授说,由于黄峰突出的成就,他的贡献和他的名字将永远载入科学史册。虽然黄峰在生前没能做完他的博士论文,但他在有限的生命里已经做得非常出色了。艾伦教授代黄峰完成论文答辩之后,宾州大学给黄峰同学追授了博士学位。最后身着博士服代替黄峰上台接受宾大的博士学位的,正是这位可敬的艾伦教授。
  2000年,还没有从痛失爱徒的悲痛中走出来的艾伦教授,登上了世界科学的荣誉之峰――因其在有机聚合导体技术研究方面的杰出贡献而获得2000年诺贝尔化学奖。艾伦教授说,当他走上领奖台时,在人生最激动的一刻,他心中最想念的就是他的学生――黄峰。黄峰生前所做的课题是他研究领域里十分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这份沉甸甸的殊荣中,有着自己心爱的学生黄峰一半的功劳!   
       (宋莹  庄一琳  贾梦雨 )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