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院嵯峨 南国之雄——金陵大学办学业绩撷要

时间:2019-01-04浏览:296

“大江滔滔东入海,我居江东;石城虎踞山蟠龙,我当其中。三院嵯峨,艺术之宫,文理与林农。思如潮,气如虹,永为南国雄。”  

这是执教于金陵大学的著名学者胡小石为该校所作的校歌的歌词,言简意赅,深邃隽永,感心动耳,荡气回肠。金陵大学肇始于美国教会1888年创办的汇文书院,是20世纪上半叶中国最著名的教会大学之一,所举办的文、理、农三大学院各有千秋,名重一时。其实,在1929年之前,金大还只设有2个科,即文理科和农林科,各科下设若干系。1929年7月国民政府颁布《大学组织法》,次月教育部颁布《大学规程》,规定各类高校拥有文、理、法、教育、农、工、商、医这8个学院中3个以上者,方能称为大学。金大校长陈裕光——1927年接掌金大,成为该校的第一任华人校长,连续担任校长长达24年——将金大的教育资源进行重新配置,对各类科系加以整合:将文理科改建为文学院和理学院,农林科改为农学院。至1930年春,金陵大学“三院嵯峨,文理与林农”的格局基本定型;同年,学院一级的中国文化研究所成立。三院一所,堪称是当年中国乃至于世界上的一流学院、一流研究所。1945年时,中国基督教董事会联会——美国管理中国教会大学的决策机构——决定“在13所中国教会大学中选定2所成绩优良者重点办好研究院,以把中国教会大学办学水平提高到一个新的层次”(王运来:《诚真勤仁  光裕金陵——金陵大学校长陈裕光》,山东教育出版社,2004年版,82页),结果,“金陵大学和燕京大学以高票入选”。这里的“新的层次”,无疑就是指世界领先水平,因为在过去几十年当中,金陵大学等中国教会大学业已被美国视同美国同等大学的水准,金大等校本科毕业生可以直接申请攻读美国任何一所大学的研究生。

金陵大学主要建筑群,右起分别为东大楼、北大楼、甲乙楼、大礼堂  

一 望重儒林的文学院

文学院设中国语文、外国文学、历史、政治、经济、社会、哲学、教育等8个系及国文专修科。建院时学生206人。首任院长由曾在威斯康星大学专攻图书馆学、获有博士学位的刘国钧教授担任。主要教授有:刘继宣、刘崇本、刘乃敬、吴世瑞、贝德士(美籍)、陈恭禄、吴景超、章文新、芳卫廉(美籍)、柯象峰、马博厂、徐益棠和后来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赛珍珠等。

该院的教学目标是培植国文、外文、历史等方面的专门研究人才、中学师资和与社会工作人才。1933年起,实行新教学计划,将4年学制分为两个阶段实施,第一个阶段为前3个学期,进行语言(英语、汉语)方面的充分训练(入学时如英语或国文不及格,须补修预科中的中、英文1~2个学期,不计学分)。为将陈裕光校长一再强调的要重视“国文”和“科学”教育的思想落到实处,文学院规定语文课程除读范文外,每星期作文一次,一学期中还须做长作文1~2次,教师要认真批改,以提高学生的阅读写作能力;每个学生须修读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方面的课程,如生物学、数学、自然科学概论、社会科学概论以及思想方法论等课程,以获得对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洞察力。第二阶段,即后5个学期,进行专业训练,学习主修课与选修课。同时,为适应未来求职需要,还要学习必要的技术学科。
        1934年,鉴于社会上建设中国本位文化的声浪澎湃,华东基督教会希望金大能致力于中国文史方面高级人才的培养。同时,金大文科毕业生数十人也联名提出此类请求。在陈裕光的支持下,文学院遂成立国学研究班,招收国内各大学文史哲专业毕业,且有志于从事国学研究者入学,学制2年。聘请饮誉华夏的国学大师胡小石、胡翔冬、黄侃、吴梅等为指导教师。他们功力浑厚,造诣精湛,卓有建树,自成一家,与清华“国学四大导师”(梁启超、陈寅恪、王国维、赵元任)相比,堪称各有千秋,一时亮瑜。研究方法除上课外,主要是自学,学生各认专题,导师给予指导。学生所定专题,经、史、子、集各门皆有,研究成果分小学、史学、文学,汇编成刊。该研究班举办两期,毕业生有30人,有“当代李清照”之称的女词家沈祖棻、中国首位女考古学家和博物馆学家曾昭燏等,都是该班毕业生。该班在学术界产生良好影响,实为东南各大学培养研究生之首创。1935年,文学院根据教育部颁布的大学研究所、院暂行组织规程,在国学研究班基础上,筹备成立文科研究所史学部及中国文学部。1936年,教育部核准成立文科研究所史学部。文科研究所所长由院长刘国钧兼任,史学部主任为李小缘。后因抗战爆发,延至1940年开始招收研究生。
        文学院重视调査研究工作和社会服务事业。本着陈裕光倡导的“边学边用边研究”这一“学以致用”思想,有鉴于当时边疆问题严重以及边疆问题研究机构缺乏,1934年,该院社会学系由徐益棠教授主持开展边疆问题调査研究,并深入边疆地区收集民物标本。此项研究得到教育部资助。同年,由政治系马博厂教授主持,开展对中国县政制度的调査研究,获得美国巨商胡佛的资助,调査了中国江浙两省十几个县的县政情况,同时从历史上进行研究,写出《仁都地方自治之实现及研究》《中央与地方政府的关系》及《秦汉地方政府制度的研究》等论文。在社会调査与社会服务方面,有南京缎业调査、南京大王府巷贫民调査、孝陵卫乡村人口家庭工业及经济状况调査等,并根据调査结果开展社会服务。如南京十余万人赖以为生的缎业,因外资掠夺,工人失业者甚多,于是,社会系与农专配合试办毛织手工业,改进原有木机,改织哔叽毛呢,受到社会欢迎。后来得到南京市政府的赞助与合作,成立毛织训练所,培养毛织人才,并帮助组织合作社推销产品。
        中国文化研究所是金陵大学一张永不褪色的名片。该所是1930年获得美国铝业公司创办人霍尔(Charles Martin Hall)的遗产捐赠创办的。此前由霍尔基金资助,燕京大学于1928年成立哈佛—燕京学社,以资助中国教会大学研究中国文化。陈裕光对中国文化情有独钟,积极申请,获得60万美元,遂遵照霍尔遗愿,将其中30万元用于创办中国文化研究所。
        成立中国文化研究所的目的在于“研究并阐明中国文化之意义,培养研究中国文化之专门人才,协助本校文学院发展关于本国文化之学程,供给本校师生研究本国文化之便利”。先后由徐养秋和李小缘主持所务。研究所成立后,陆续聘请专任、兼任研究员10余人,皆一时之选,如:商承祚、徐益棠、陈登原、黄云眉、贝德士、刘国钧、刘继宣、吕叔湘、王钟麟、于登、黄玉瑜等。还聘有特约研究员吕凤子、汪采白、杭立武等。他们分别从事史学、哲学、目录学、艺术学方面的研究。当时的中国文化研究所真可谓人文荟萃,风云际会。
        该所于成立当年创办《金陵学报》,李小缘任主编,从创刊至1940年停办,共出版11卷(每卷2期)。自第3卷起,分《文史专号》《理科专号》《农林专号》出版。采用校外来稿。当时国内外许多著名学者如王重民、向达、闻一多、常任侠、陈梦家等都有文章在《金陵学报》发表。《金陵学报》向以编辑严谨、印刷精致、采用横排等特点而闻名于学术界。且每期论文均用英文写成提要,对外介绍,达到促进中外文化交流目的。
        运行了20余年的中国文化研究所“出成果,出人才,为金大提升学术水平立下了汗马功劳,也对祖国文化研究做出卓越成绩,在学术界产生过较大影响”(包仁娟:《李小缘与金陵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李小缘纪念文集》,南京大学出版社,1998年)。

二 理工交融的理学院

理学院建院时设数学(1930年前称算学系)、化学、物理、动物学(由原生物系分设为动物与植物两系,植物系在行政上属农学院)4系和工业化学科(凡自然科学学科称系,凡应用科学学科称科)及医学先修科,学生70余人。首任院长为在芝加哥大学获得博士学位的物理学家魏学仁教授。主要教授有:陈裕光、李方训、潘澄侯、裘家奎、戴安邦、吴汝麟、陈纳逊、范谦衷、唐美森(美籍)、杨简初(兼)等。
        理学院建院后,各项事业有较快发展。1931年建成电机工程科,在中国教会大学中率先开办了工科。电机工程科(后更名为系)的开办,是陈裕光等人敢于革新的成果之一。1929年,理学院结存外汇500美元,院长魏学仁提议用这笔钱办一个工科性质的系——电机系。由于开办成本较髙,当时教会大学中还没有哪所大学设有工科学系。陈裕光审时度势,深感世界工业无不依赖电力,要发展一国实业,电机工程必不可少,于是便同意理学院试办电机工程类的系科。考虑到美国教会方面有可能不同意开办“工程科”,陈裕光“建议电机工程科(系)可先以‘应用物理’名义附设在物理系”,待拥有适量师资和设备并且让教会方面看到办学成果时“再独立建系”(陈佩结:《关于开办电机系的补充材料》,手写稿,2003年,第9页)。这是一个极其富有管理智慧的“一系两制”决策。
        1932年理学院又成立化学研究所,以造就高级化学人才,由戴安邦任主任。1936年,经教育部批准,化学研究所改建为理科研究所化学部。1934年停办医学先修科,在动物学系增设医学动物组以替代。到1935年时,全院学生超过200人。年经费由6万元增至11万元。同时,还通过募捐,筹得大笔款项,建起应用科学馆一座(即南京大学现在的东北楼)。
        金陵大学是中国电教事业的发源地。理学院的电教事业在全国开展最早,1922年即拉开序幕。那时,农科为了选育、驯化、推广农作物优良品种,曾采用电教手段配合推广工作。稍后,尚在北京师范大学执教的陈裕光十分看好“电影”,称“电影是教育利器”。针对当时社会上时兴将Film译为“影戏”的状况,他告诫北师大师生,“不要称Film为‘影戏’,要叫‘电影’”。陈裕光做金大校长以后,格外重视并大力支持理学院进一步发展电教事业。从1930年起,理学院陆续引进专业教学电影,在院长魏学仁倡导下,联合各系教授成立电影教育委员会,广泛应用理科教学电影,并推广到中学。1932年7月,魏学仁与中国教育界、电影界人士接受国际电影协会的倡议,在南京成立教育电影协会。该协会从1934年开始与金大理学院合作,制作本国教育电影。1936年,魏学仁参加我国日全蚀观察团赴日本北海道考察,拍摄了当时世界上第一部日全蚀彩***。当“电化教育”一词刚在国内流行,理学院便接受委托,为全国代办电化教育人员训练班。1936年,为了巩固和发展这一事业,理学院成立教育电影部(后改称影音部),承担起教育电影片的制作、放映、流通以及支持电影和电教各方面的研究服务工作,对我国电教事业发展做出有益贡献。
        理学院的科学研究在这个时期也有一定进展。教师在工作之余,以其知识为大众服务。如鉴定各种农工商品,解决化工设计,维修各种电机,代为设计工程,维修并制造无线电机,出租仪器及培训中学师资等。金工厂除供学生实习,自制及修理仪器外,兼代社会服务。此外,教育电影部备有放映机、摄影机等设备。抗战期间,魏学仁、杨简初、计舜廷等教授致力于隔层滤杯式蓄电池制造,获得成功。
        对于理学院的办学特色与贡献,长期担任院长职务的魏学仁曾经专门作过总结,对此陈裕光校长予以首肯。(魏学仁:《理学院对国家的贡献》,台湾金陵大学校友会:《金陵大学创校七十周年纪念特刊》,1958年)
        第一,培植理工人才。理学院克服经费拮据的困难,为适应国家建设需要,集中力量于少数系科,希望能以有限的物力,做出最大的贡献。对那些在人才、设备等方面有发展潜力的学系进行扩充和加强,对于那些有发展前景的应用科学学系,该创建的就果断创建。比如,数学、物理学、化学、动物学各系,自然是应给以较多关注的学系;工业化学科,需要增加课程,添聘教师,增购设备,力求充实:同时,新设化学工程及电机工程两系。后来该院又增设电化教育专修科、汽车工程专修科。所以,金大理学院实际上就是“理工学院”。
        为发展理工教育,培养科技人才,理学院想方设法克服困难。金大在科学仪器设备方面“素极菲薄,竟有全年无分文预算者”。因此,筹措经费令院长颇费苦心。例如,建筑“应用科学馆”时,将学生实验费每学程增加1元,才使该馆如期落成。再如,电影放映机、摄制机购买费无着落,刚巧有一位应聘教授不能前来,校长遂同意该教授的课程由理学院教师联手义务承担,而将节省下来的费用移充电影教育器材购置费用。理学院学生缴纳的实验费较高,化学系尤然。计算药品损失及仪器破坏赔偿费,也极是严格。学生不免啧有烦言,甚至还有不堪负担者。但是,校长和院长坚持认为,赔偿损失一事本身就是一种良好训练,它能让学生于无形中养成审慎做事、爱惜物品的良好习惯。坚持赔偿制度,姑且不论节省下多少经费,在培养科研习惯方面确使学生受益不浅。
        金大发展理工学科的努力得到意外收获,或许正应验了陈裕光“尝试或有得失,努力总不吃亏”那句话。抗战期间政府制定补助私立大学计划时,金大理学院获得添置设备与增设讲座等方面的补助,受惠不少。在教育部培植工程人才计划中,金大理学院是私立大学中唯一奉令参加者。在抗战后期数年中,该院化学工程、电机工程、电化教育专修科、汽车工程专修科学生所享受的公费及贷金待遇,与国立大学完全相同。
        第二,扩充科学教育。扩充科学教育为理学院自然科学各系共同努力的主要目标之一。理学院在实践中深深地体会到,作为高等科学教育机关,要想取得更大的成就,必须从“培植根本”入手。有鉴于中等教育是高等教育的基础,理学院把协助发展中等科学教育作为当务之急。自1931年起,理学院正式成立科学教育委员会。它由各学系主任及富有教学兴趣与心得的教授组成,在理论方面,探索科学教育的原理与方针,在实践方面,研讨科学教育的方法与教材,尤其侧重于中等教学实施及其与大学教育的衔接。并将有关研究成果分别以论著、研究报告、教材教法介绍、实验建议、科学消息等形式刊登在该院创办的《科学教育》季刊上,以供中学科学教师参考。理学院于1932年开始举办中学理科教师暑期讲习会,聘请国内知名学者主讲各科最新进展,各科教材介绍,以及各科教学法趋势。由于成绩优良,后来年年举办。
        当时教育部颁布的中等学校算学、物理学、化学、生物学等科的课程标准,都有金大教师参加制订,陈裕光还是全国中等学校化学课程委员会召集人。当时中等学校物理学、化学、生物学实验设备标准,多由教育部委托金大理学院负责拟定。
        第三,实行建设和教育合作共进。该院利用人力及设备,竭尽所能,以期对国家和社会有所贡献。抗战期间,该院除设立变压器制造厂及化学实验工厂外,还与教育部联合配制无线电收音机,与交通部合办中央蓄电池制造厂等。该院办工厂始终坚守4个条件:“工厂之性质须与理学院工作有密切关系,而其出品须应抗战之迫切需要;工厂设备得充理学院教学与研究之用;就行政与技术方面,理学院学生得有实习机会;理学院不负担任何经济方面之损失。”

三 独步全国的农学院

农学院设农业经济、农艺、植物、园艺、森林、蚕桑、植保、乡村教育等7系及农业专修科和农业推广部。建院时,学生总数为170人左右。首任院长为著名农学家谢家声教授,继任者章之汶教授。主要教授有:郝钦铭、沈宗瀚、王绶、卜凯(美籍)、陈嵘、吴伟夫(美籍)、钱天鹤、史德蔚(美籍)等。

  西大楼(农学院)  

农学院的创办宗旨,“在于授予青年以科学知识和研究技能,并谋求我国农业作物之改良,农业经营之促进,与农夫生活程度之提高”。与这一宗旨相适应,该院实行教学、研究、推广三位一体的教育制度,简称“三一制”,而以科研事业为中心。因为“教授事业非俟研究事业发达之后,决不能得到完满结果,举行推广事业之先,尤不可不事先研究,决非空谈鼓吹所能促进”。为此,该院经费,以选择师资、设备条件均较充实的农业经济系为例,一直都是以一半用于科学实验事业的。
        1930年代初,国民政府出于控制农村的需要,提出了一项建设农村的计划。随之,各地建设农村的机构和团体便应运而生。美国洛氏基金会一向把基金重点放在医疗事业,后来重新确定援助计划,决定把大部分资金转向乡村建设。于是教会大学的农科,尤其是享有盛誉的金大农学院便成了许多农业机关合作的伙伴。在这段时间,与金大农学院合作的国内外教育、科研、建设机构有40余个,合作范围除合办农场、改良会、种子区外,还有农业调査、师资培训、标本交换、教学科研等等。为适应这一趋势,农学院各系科内部分工趋于精细。农业经济系下设农业经济、农场管理、乡村社会及农业历史4组,农艺系下设农艺、农具及土壤3组,植物系下设植物、植物病理、经济昆虫3组,园艺系下设果树园艺、蔬菜园艺、园艺利用、欣赏园艺4组,蚕桑系增设女子蚕桑职业班。该时期,许多农村推广实验区,如“乌江农业推广实验区”“江宁农业推广示范县”“温江农业推广实验区”等,都产生了十分广泛的社会影响和显著的经济效益。
        农学院这个时期的科研工作取得突出成果的农业经济系,率先成立农科研究所农业经济学部,由孙文郁任主任,研究工作更加深人,并呈现出后继有人的可喜态势。农艺系开展改进作物品种的研究,即改进育种方法,生产出质量兼优品种,成果相当可观。小麦有13个品种,棉花有7个品种,水稻有“金大1386号”,大豆有“金大332号”,谷子有6个品种,高粱有3个品种,大麦有4个品种,玉米有“铭贤金皇后”等多个优良品种。蚕桑系制成无毒蚕种。森林系、园艺系分别进行有关育苗、改良品种、人工授粉、贮藏方法、果树分类等方面的研究。植物系植物病理学组开展了大麦、小麦、水稻、蚕豆等作物病虫害防治研究。各项研究成果均及时推广。
        在调査研究方面,农业经济系教授卜凯、孙文郁、乔启明等主持多项调査研究工作。1929年,太平洋国际学会委托该系调査中国土地利用问题,并附人口调査及食物消费调査两项研究。1931年,该系接受政府委托,进行江淮水灾调査,足迹遍及湖北、湖南、江西、河南、安徽、江苏等省共90县,参加调査239人,各类调査表格有14,400份,为政府救济工作提供了依据。农经系于1937年写成1200余页的皇皇巨著《中国土地利用》(Land Utilization of China),蜚声海内外。
        在推广事业方面,农学院推广部1923—1934年大力推广棉种、小麦、玉米、蚕种、碳酸铜粉等,工作分布于9省100多个县。1930年,农学院与中央农业推广委员会合作,创设乌江农业推广实验区,成为全国农业教育集中地,除改良农事外,还有经济、教育、卫生、政治、社会等方面的工作,对农村进行综合改良,以期达到改造农村社会的目的。
        农业教育是一项实验科学,不可照搬别国经验,需因地制宜。农场就是农学院的实验室。到1937年,金大农学院直属农场己达1,900多亩,分别建成农艺、园艺、森林、植物病虫害等试验场及桑园苗圃等,以满足各系研究需要。同时还设有分场4所、合作农场10所、区域合作试验所5所以及种子中心区4所。农场总面积达4,000余亩。
        1943年,金大建校满55周年,其农学院建院亦有30个年头。是年2月5日,金大假华西大学事务所礼堂举行建校55周年暨农学院建院30周年纪念仪式。国民政府主席林森、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中正等分别给陈裕光发来贺词,称颂金大农学院建院30年来的骄人业绩。
        其中,蒋中正的电文是:

该院成立以来,作育农业人才,改进农产品种,久负声誉。今届30周年纪念,希愿念以往历史,为不断之努力,益思有以发扬而光大之。尤以我国土地沃衍,大多数人民皆从事农作,视为本务,农业之改良与推广,影响于国力民生者实较其他国家为弥切。而求所以改良推广之者,大学农科教育自为主要之推动力。愿该院毕业诸君,暨全体师生,毋忘职责,精研学术,追求发明,深入农村,利溥实用,以究继往开来之功,是所厚望。

与此同时,教育部向金大农学院颁发褒奖令,称该院“在国内高等农业教育机关中,历史最为悠久。历来培养农业人才,倡导农业改进,增加农业生产,裨益民生,功效昭著”。教育部部长陈立夫给陈裕光发来贺电:“农学院创立30年,成绩卓著,教学辛勤,观成不易,深盼今后益宏国父地尽其利之遗教,以赞经济建设之宏观。讲明农学,作育人才,以裕民生,而扬校誉。”(均见《农学院30周年纪念》,《金陵大学校刊》,1943年3月1日)
        农学院培养了一大批杰出的农业科学家。以金善宝主编、1980年代出版的《中国现代农学家传》为例,该书共列出大陆现代著名农学家54位,其中金大毕业生多达19人,堪称是“三分天下有其一”。
        至于金陵大学文、理、农巍峨三院在六十四年的办学活动中所培养的优秀人才,实在是不胜枚举。
    (文/王运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