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大学首任校长(院长)福开森

时间:2019-01-04浏览:250

福开森(1866年-1945年),加拿大安大略省人,1886年毕业于美国波士顿大学,获文学学士学位(1902年获哲学博士学位)。是南京大学的前身之一金陵大学源头汇文书院的首任院长。福开森也是上海交通大学的前身南洋公学的首任校长,他是影响近代新闻史的著名新闻家,是《新闻报》的创始人;他被清王朝赐二品顶戴,人称“福大人”。他是端方、张之洞等诸多政客的政治顾问,也是故宫特聘的文物鉴定专家。他还是近代著名的慈善家,是大清红十字会最早的领导人之一。

1886年,福开森大学毕业后来华,先在镇江学习汉语,次年来南京。1888年美国美以美会在南京干河沿创办汇文书院(The Nanking University),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所英文名叫University的学校。福氏受傅罗(Flower)之邀出任院长(president),其间负责规划校园建筑。汇文书院教职员主要来自美国,书院设博物院、医学馆、圣道馆,并设附属中学。1910年汇文书院与宏育书院合并为金陵大学。
        1896年,李鸿章幕下重臣盛宣怀在上海创建南洋公学,福氏受聘出任首任监院之职,参与创建工作,至1902年。监院的英文是president,完全相当于今天的大学校长。福氏致力于校舍建设、设备选定、课程设置、教师聘用,并亲手设计该校最早的两幢建筑物,中院和上院;南洋公学后改为南洋大学、交通大学,是上海交大和西安交大的前身。
        1899年,福氏在上海创办了《新闻报》,经营非常成功;《新闻报》位列上海三大报之一,与《申报》齐名。他在担任《新闻报》董事长的同时,先后受聘为两江总督刘坤一、湖广总督张之洞幕僚,当时上海法租界有一条马路曾被命名为福开森路(现武康路)。
        离校后,福氏一直与金陵大学保持密切联系并担任校董会的董事,每年回南京一次,参加金陵大学的校董会。
        他长期居住在中国,能说一口极流利的南京话,活跃于中国政界、文化界,受到历届政府重用,曾获清朝二品顶戴,并先后担任北洋政府总统府、国务院顾问,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又任行政院顾问。
        福氏对中国文化兴趣浓烈,喜爱身穿长袍马褂,足穿千层底布鞋、白布袜;不喝咖啡,只喝茶叶。后因出任邮传部顾问而移居北京(北平)。他在华57年,对中国社会颇具影响,其对中国文物收藏、考古和研究方面的贡献尤为突出。福氏曾成为北京故宫博物院聘请的唯一一位外国委员(其他委员包括罗振玉、容庚、马衡、郭葆昌、爱新觉罗·宝熙、王国维等),并担任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弗利尔美术馆在华的文物采买代理人。
        福氏特别热衷鉴别与收藏中国古董字画,且著书立说,专论中国艺术品和古代文物。福氏与众多汉学家不同的是他与中国主流的士大夫学者群关系甚密,结合他个人的西方背景,颇能欣赏和鉴识中国传统金石书画之奥义。尤其他对中国文人画的理解和推崇,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在绘画中,中国人的精神则摆脱了物欲的重负而醉心于沉思。人不过是造物的很小一部分——他是暂时的、易逝的,而天地之道是永恒的。这种微妙的精神洋溢在每一幅高贵的山水画中”。他认为,“在中国,艺术是文化的表达。中国人从未低估技术的价值,但从不把手工的灵巧当作艺术的核心法则。只有那些与文化精神相一致,对文化精神有所贡献的作品,才能在艺术殿堂占有一席之地——不管那作品本身的美学价值如何”。
        福氏的主要著作有:《校印项元汴历代名瓷图谱》《中国艺术讲演录》《中国美术大纲》《历代著录吉金目》《历代著录画目》《陶斋旧藏古酒器考》等。
        福氏一生收藏中国文物珍品甚丰,多为名贵文物。1928年,金陵大学创建40周年,福开森将其在中国40年来耗费巨资收藏的文物中的一部分(近千件)捐赠给金大,作教学与科研之用。
        这批文物计有“铜器327件;石7件;书卷、画册、书轴、书横幅、书楹联、碑帖共6件;玉器39件;缂丝5件;杂器41件;拓本173件;拓本册22册;照片60件;总计939件,皆属稀世珍品。铜器中如周克鼎,书画中如宋贤手札、王齐翰之挑耳图,帖中如宋拓王右军大观帖、欧阳率更草书,均为当代‘至宝’”。(见(金陵大学校刊》144号,146号,151号)
        为收藏和展示这批文物,金大拟兴建福氏博物馆,在场馆尚未完成之前,福开森为安全起见,与北平内政部古物陈列所订结寄托单约,暂辟故宫文华殿为福氏古物展室。后为金陵大学接收,运回本校,现藏于南京大学考古与艺术博物馆。(国民政府内政部:《关于收藏和保管福开森博士捐赠文物的指令【内字第126号】)
        对于此善举,《大公报》社论曰:“此举乃福氏对中国文化无上之好意,而亦为我国文化史上从来未有之事也。”当时主政华北的宋哲元将军还专门写下《观故宫陈列馆福开森古物记》碑文,“政事之暇,得以遍览,而益叹福君之慷慨。视世之藏弆家得一瓖宝,辄自珍秘者,其度量相越奚啻天壤耶”,立碑于文华殿前。
        福氏赠品中以《挑耳图》最为世人所熟知。由南唐翰林侍诏王齐翰所画,原名《勤书图》,苏轼称其为《挑耳图》,后人评论此画“曲尽形神”之妙。此画清末属于端方,辛亥革命后,转入福氏手中。上有南唐李后主的印章“建业文房之印”和宋徽宗的瘦金体题字“勘书图王齐翰妙笔”,其后还有苏东坡及苏子由兄弟及王晋卿四人的题跋,珠联壁合,极其名贵,实属国宝级文物。王右军《大观帖》拓本,为北宋徽宗大观年间,将淳化阁帖中王羲之的书法,重刻于石上所拓,此石已毁于宋金战争,拓本又少。清代翁方纲进行了考证,张謇写有题跋。故马衡先生曾有“王右军的大观帖,故宫虽有,但确实不如福氏所藏”的赞语。西周青铜器“小克鼎”,原为一套,计有大鼎一件,小鼎七件,是西周孝王时的礼器。大克鼎及一小克鼎存于上海博物馆,南大现存一小克鼎,上刻铭文七十余字。今天南京大学仙林校区图书馆前有一尊大的南大鼎,就是根据福先生所捐的小克鼎,等比例放大后制作的。
        福开森先生还是著名的慈善家,是大清红十字会的最早领导人,也曾担任华洋义赈会的会长,这个组织后来成为中华民国时期最大的民间慈善组织,孙中山、黎元洪、张謇、刘冠雄、袁世凯、段祺瑞、宋教仁、赵秉钧、黄兴、蔡元培等社会各界名流纷纷为华洋义赈会书名。至今南京大学校史博物馆还保存一份这些民国大佬为这个组织公益活动签字募捐的倡议书的原件。1910年中原大旱,他募得赈灾金约100万美元,被清廷封赐为二品顶戴。
        1941年,75岁的福开森被日本软禁,1943年被作为战俘交换遣回美国,1945年在美国去世。

    (赵国方/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