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大有个铜管乐队

发布者:jfx发布时间:2021-05-18浏览次数:270


我是南京大学1968届生物学系的学生。大概是二年级的时候,我班的肖爱华加入了南大铜管乐队。他学小号,过了一段时间,他觉得有点孤单,想找个伴儿。在他的动员下,我就参加了。因为中学里吹过竹笛,所以老肖就叫我学萨克斯,这个名称是音译的,或许应该称萨克斯风,简单点就叫萨克斯了,也有人称其为萨克管。

萨克斯有两种式样,一种是弯管的,比较大,比较粗,音域也广。还有一种直管的,细一点。与竹笛不同的是,萨克斯有很多的半音键。

萨克斯比较难学的首先就是半音键,其次是发音难,它是靠竹哨发音的。我从新街口百货大楼买来竹哨,稍微用砂纸磨薄一点,发音就容易一点。然后按照竹笛的指法练习歌曲,逐步地熟悉半音键。铜管乐队的队址在南园学校广播站的二楼上,我们每周只有星期天可以活动,而广播站周日是不广播的,所以互不影响。有时下午下课至晚饭前,也可以练习一会儿。

我练习的歌曲都比较简单,但节奏感强,雄健有力,如《大海航行靠舵手》《社会主义好》等。

南大管乐队的乐器有20多件,小号、中号各有好几只,还有拉管、圆号、萨克斯以及长笛短笛等。另外还有大贝司和手风琴,正常参加活动的队员有十多位学生。老肖后来成为了铜管乐队的队长,因为大贝司没人吹,那玩意儿吹起来很费劲,而且大多只能发出嘭嘭嘭的单音,没劲!那家伙挺大、挺沉,揹在肩膀上很吃力!没人愿意吹,老肖作为队长只有自己干了。老肖有了吹小号的基础,吹大贝司很是得心应手。

管乐队在学校里颇有威势的,排练时小楼外面站满了师生倾听。那些年毛泽东主席时不时发布最高指示,我们铜管乐队就在校园里吹奏,庆祝最高最新指示的发表。大三快结束时,“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毛泽东主席的最高指示越来越多,我们也“停课闹革命”了,索性就走出校门,经常上街吹奏,歌曲通常就是《东方红》《大海航行靠舵手》《社会主义好》《北京的金山上》等,十几二十人的队伍,铜管乐的声音很响亮,尤其是小号、拉管和大贝司,效果很不错。老肖的大贝司掌握节奏,起到了指挥的作用,他的拍子响亮而且准确,其他的乐器只要有一点走调,马上就能调整并跟上节奏。我们游行吹奏的路线基本上是从汉口路出校门,向南,直到新街口,再折向西,走建邺路再向北回校。也有从新街口直接回转返校的。一路上吹吹奏奏,煞是热闹,围观的群众很多。我有时也吹长笛,因为份量轻,携带方便。萨克斯要用带子挂在颈项里,行走的路程长,挺累的,拿支长笛在手上就轻松多了。不过长笛的音量不大,在铜管乐队中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有时全校师生在大操场开会,会前让铜管乐队先吹奏一番,活跃气氛。

后来,我和老肖参加了南京“八·二七”宣传队,在大厂镇剧场先后演出“白毛女”和“长征组歌”。老肖是宣传队的负责人之一,还有一位负责人叫刘茂恒,是南化公司的,他兼任指挥和导演。记得名字的还有一位吹笛子的,名王剑,也是南化公司的,他的竹笛吹得非常好。这个宣传队规模很大,印象当中有一百多人,主要是南京“八·二七”的大中学生。我是乐队的队长。我们南大铜管乐队有好几位队员也参加了演出,参与吹奏小号、圆号、拉管和萨克斯等。演出持续了好几个星期,受到了群众的热烈欢迎。

1968年,我和老肖毕业离校,也从此离开了心爱的南大铜管乐队。人事匆匆数十年,再也不曾和铜管乐打过交道。


    (文/达少华)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