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霞山谷红叶飞

发布者:jfx发布时间:2021-05-18浏览次数:189

我翻了翻日历,寒露已过多日,距离霜降也没几天了,此时南京栖霞山上的枫叶大概快红了。

细数金陵胜景,大致可分为三类。一曰钟山印象。虎踞龙盘,凸显的是一种阳刚的美。凭吊完吴王墓、明孝陵、中山陵,顿生天地之大、个人渺小之感。历史洪流席卷大众向前,个人的命运与民族、国家的命运紧密相连。天下事,顺德者昌,逆德者亡。二曰秦淮芳踪。十里珠帘,展现的是一种婉约的美。咏絮才女,秦淮八艳,金陵粉黛无不以美动人,以情感人。如花美眷,才子佳人,在此演绎多少摄人心魄的爱情故事!三曰古刹名山。晨钟暮鼓,传递的是阵阵的禅意。“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金陵名胜凡四十余处,我对栖霞胜境情有独钟。

在栖霞寺与栖霞山之间躺着一个湖,净如明镜,人称明镜湖。每到深秋,近看残荷点点,远眺湖光山色,与红绿相间的山峦相映成趣,构成一幅唯美的江南油彩画。湖中建有湖心亭,与九曲桥连接。游客走累了便在上面休息。

栖霞山与苏州的天平山、北京的香山和长沙的岳麓山并称中国四大赏枫胜地。到了深秋,栖霞山上的枫树,几经寒霜,遇冷变红,再夹杂欲红未红的黄色,五彩斑斓,成了一幅秋季红叶美景图。这里的红叶主要以槭树科的红枫、三角枫、鸡爪槭、五角枫,金缕梅科的枫香,漆树科的盐肤木、黄连木,榆科的榉树为主,还有卫茅、椴木、银杏、紫薇等珍稀色叶树种。因为品种丰富,栖霞山的红叶观赏时期跨度较长,整个十一月都可欣赏。

我第一次游栖霞山是在1981年的深秋。那时人们刚从“文革”的惊悸中恢复过来,青年男女交往还很保守。我们六位同学一起游览修缮一新的栖霞景区。那天恰逢女排世界杯在日本福冈举行,由中国队对阵美国队。我们一边游玩一边用收音机收听赛事进程。著名体育解说员宋世雄以他特有的语速将比赛解说得高潮迭起。中国队主攻手郎平、美国队黑人选手海曼常常一锤定音,为本队主动得分。每到关键比分,我们就停下来围在收音机旁,敛声屏息,静听结果。同行的有位名叫叶志红的女生是我们化学系的运动健将,田赛、径赛成绩突出,篮球排球都很在行。在收听赛事转播过程中,她不时蹲下身来,用树枝划出一个小“球场”作沙盘推演,深思一会儿,便仰起头来闪动明亮的眸子对我们说应该上谁、换谁。每次当她的设想与主教练袁伟民排兵布阵一致时,她都激动得两腮绯红,拍手叫好,快乐得像林中的小鸟,咯咯地笑个不停。

那时的叶志红如同盛夏的山林,郁郁葱葱,阳光下每一片叶子都闪闪发亮。每当中国队得分,她都举起拳头似为女排姑娘们鼓劲。大家被她感染,几乎不关注眼前的美景,注意力全放在比赛上了。整个比赛跌宕起伏,悬念不断。你来我往,不时交换发球权,要得一分都要经过一番激烈的争夺。不知不觉我们走进深山,只听得瀑布轰鸣,噪声淹没了实况解说。大家只得聚在一起,头几乎碰着头收听广播。叶志红就站在我的右侧,若要听清楚广播我就得伸出头去,或者手搭在她的肩上。

这个姿势让我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记得有一年夏天,那是上午第四节课后,大雨如注。我从教学楼走出来,直奔南园宿舍。叶志红见我没带雨伞,便主动招呼我与她共用一把伞。然而,我在她的伞下,由于要与她保持一定的距离,感觉就很不自在,尤其两只手简直无处摆。雨水顺着伞边滴落,钻进我的脖子。若要避雨,我就得搂着她的腰向前走。这显然不合适。我感觉左右为难,最后只得向她道谢一声,一头扎进雨中,飞奔而去。

在栖霞山收听女排世界杯直播,我再一次与叶志红离得很近,感受到她的青春气息。她的口气呼在我的脸上,似有一缕芬芳,让我心生悸动。这是我埋藏在心底的秘密,虽然时间过去了很多年,每次想起来心中还有一丝甜美。

我与叶志红的故事没有开头,当然就不会有结果。我只知道她大学毕业被分配到上海铁道医学院,后来自费去美国留学,一直定居海外。

2011年深秋,得知栖霞山凤翔峰西南边的山腰处新辟了一个叫作“红叶谷”的景点,我曾独自前往。沿着栈道下到谷中,越走越深,头上是蓝蓝的天空,身边是陡峭的岩石,还能看到裸露的树根。深秋时节的红叶谷,层林尽染,灿若烟霞。猩红、墨绿、鹅黄、檀紫,五颜六色,层次分明。枫树与桕树交相辉映,五彩缤纷。阵阵秋风吹过,漫山遍野的红叶如彩蝶翻飞,让人置身于童话之中。

不知谁用手机播放卡朋特兄妹的YesterdayOnceMore,我不禁低吟自己的《昨日重现》:


想起大学那四年难忘的经历,

每一个你在记忆旷野里挺立。

端坐在阶梯教室第一排的你,

每一次回眸都传递善意气息。

图书馆解题后一脸轻松的你,

微分把所有情的函数都剖析。

解数理方程难不倒聪慧的你,

每一个参数都标出爱的等级。

滴定分析终点发出惊呼的你,

酚酞与品红显示情爱的机理。

小提琴声悠扬整栋宿舍的你,

无数遍演绎梁祝的爱情传奇。

在学校大礼堂翩翩起舞的你,

像一只蝴蝶在花丛尽情嬉戏。

田径场一百米总是冠军的你,

离弦的箭挟裹了青春与活力。

为女排首夺世界杯欢呼的你,

振兴中华的口号在云霄飘逸。

紫金山陪我俯瞰金陵城的你,

曾萌发一股舍我其谁的豪气。

栖霞山上捡起片片红叶的你,

全部情感都已浓缩在经典里。

昨曰重现,是我青春的记忆,

你在哪里?我再次把你想起!


又到深秋,估计栖霞山的叶子红了。我们班上那位叫叶志红的女生,已经到了“叶子红”的年纪,衷心祝她在异国他乡过得好。

    (文/滕业龙,原载作者同名散文集,转载有删节)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