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飞燕归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09-09-25浏览次数:225


燕飞燕归
阿明/文

    初夏,回到母校的校园,才知道原来又到了劳燕分飞的季节。
  随着环境的日益恶化,大自然的季节区分早已不分明了。今年,南京的4月里,我们几乎经历了春夏秋冬四季。职场上不知所以的忙碌,也使我们只有“忙季”的概念了。今日,行走在校园里,见到四处是收拾行装的学子,心头不由一颤:也许,在这个变得越来越难以捉摸的世界,只有校园,还保持着它鲜明的季节性——离别的季节每年必定悄然而至。
  车站的托运服务,各种快递公司的快送服务都纷纷进驻校园,到处都在过磅、打包、填单、签名。学生们脸上呈现出复杂的神情,不舍、轻松、疲惫、迷茫……,不知谁唱了表情的主角?在他们如飞燕即将飞离校园的时候,我们这群老学生,却是心如潮水的归燕,我们是来商量毕业20年的聚会。
  在这校园里穿梭往来的人群里,有的是飞燕,有的是归燕。飞燕易识,归燕难辨。我们难以自禁地因为眼前的离别而忆起往日的生活,即将踏上社会的学子们,此时是绝不会想到异日回归的情景的。他们的心中纵有潮湿,也决不会如归来的我们浪涛汹涌的,因为我们与校园已是久别,我们已有了阅历和比较,我们已有了坎坷和伤痛。我们深切地感受到,只有校园,可以有如此博大的胸怀,容纳着羽翅未硬的雏燕,也接纳着归飞何急的倦燕,去不留,来不拒,让自己曾经的孩子们在母亲温暖的怀抱里休憩,积蓄重新飞翔的力量。
  走过每一个即将远飞的学子,我都忍不住细细打量。我在想,这里面,哪一个人是我?哪一个是我的同学?我们在校园里的履印,早已随风而逝,为什么年复一年,却在心底越积越厚?当我把自己年轻的身影粘贴在他们身上之时,学生之魂也就回附到我的身上。这里是我们的起点,我们的原点,我们的旧巢,我们永远的家园。多么单纯的时光,多么单纯的季节,多么单纯的人儿啊!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艾青的诗仿佛是为我们这些归来的学子所作。
  母校的南苑餐厅,为自己的孩子准备了聚会的最好场所。我们几个在小包间细细商量的时候,不时从其他包间传来热情洋溢的讲话和欢呼声。这一层楼的空间里,真是归燕与飞燕齐聚了。我们散席离开时,走廊里已坐了几个小伙子,手里还拿着啤酒,眼里含着泪水。这一看就是为离情而醉了。我一下想起我们毕业那天的酩酊大醉,那天的彻夜长啸了。打扫卫生的人正在大声抱怨这些醉了的学生,也许,当他们醒来时也会责怪自己年轻、冲动、不成熟吧?在我看来,这种纯净无杂质的醉是不必去指责的。以后,在职场上,在名利场上,他们也会和今天的我们一样,有无数次的醉酒的。但哪一种醉能比今日青涩之时的醉更值得?哪一次醉能比毕业那夜的醉更有诗意?年轻时的这一次醉酒,是和青春告别,和一种生活方式告别,和自己人生的一个季节告别啊!
  “玉阶空伫立,宿鸟归飞急。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人生,就是一个永不停顿的燕飞燕归的过程。离别自然让人伤感,但我们不必过于哀伤,因为,只要你愿意殷勤地飞过长亭短亭,你永远能回到属于你的校园……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