眷恋乡土 热爱世界——记法国棕榈叶教育骑士勋章获得者解聘如校友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09-01-22浏览次数:176


眷恋乡土  热爱世界
——记法国棕榈叶教育骑士勋章获得者解聘如校友

    2008年10月15日,法国驻广州总领事章泰年先生主持仪式,授予解聘如法国棕榈叶教育骑士勋章,以感谢他一直以来为促进法国和中国之间的文化联系,尤其是文学交流方面所做的贡献。“法国政府教育勋章”是拿破仑为了嘉奖法国教育界人士所做出的贡献而于1808年设立的,由法国国家教育部批准颁发。后来,该勋章还颁给在世界范围内为法国文化、科技和艺术的发展和传播做出贡献的外国人士;该勋章是法国四种部级荣誉勋章之一,因其形状为棕榈叶而又称“棕榈叶教育勋章”;其分为骑士勋位、军官勋位和统帅勋位3个级别,解聘如荣获的勋章,属于骑士勋位。
    获悉解聘如先生荣获法国棕榈叶教育骑士勋章,南京大学校友总会和中国人民对外友协副会长王运泽先生、北京奥组委高级顾问魏纪中先生等友好发去了贺信、贺电。
    解聘如校友1958年从南京大学外文系毕业,六十年代受选派前往法国留学。此后作为新华社驻外分社记者、首席记者,采访和访问过40多个国家和地区,并兼做外交等工作。解聘如晚年专注于民营经济发展研究,并且作为创始会长,创办了广州民营经济发展研究会。

火线记者 无冕之王

    从大学毕业分配到新华社工作算起,到1987年回广州主持市政府外事工作,解聘如在新闻战线上整整工作了二十九年,其中又有一大半时间是在国外度过的。日日夜夜、雨里风里,足迹遍及五大洲,领略过寒、温、亚热和热带各类气候;品尝过总统国宴的美酒佳肴,也吃过酋长家宴的木薯夹毛毛虫;在阿尔及尔的环山公路上翻过车,车从山上滚到谷底;在赤道丛林里,险些成为狮子和野牛的食物。??
    驻外记者必须快速、准确地获取消息并发回报道,分秒必争地与外国记者抢时效,因此一天24小时都得保持高度的工作紧张度。1983年8月,解聘如带着一名助手前往战乱中的乍得采访了一周。第一天清晨5点便从喀麦隆出发,辗转了一天时间到乍得首都恩贾梅纳时,已经是黄昏时分了。午夜的时候,他们趁着月光采访在战火中变成废墟的总统府,再回到旅馆已经是深夜零点了。旅馆里好一点的房间全被法国军官和西方记者占了,他们只好住进无水无电无玻璃窗户的房间,室内温度40多度,蚊虫成群。早晨六点,就得起床去做一个临时采访,之后便要去电讯局发稿。接下来走访新闻部、外交部、总统府、法军司令部,又得去军用机场和法军营房前的咖啡馆,打听新近的消息。如此采访——发稿——采访,忙到深夜。
    第四天,解聘如开始猛发寒热,觉得可能坚持不下去了。不料六点广播一响,他又来了精神,跳下床照样欢蹦乱跳地投入工作,但是高烧不退,只能喝矿泉水。第六天采访结束,晚上九点抵达中国援喀医疗队驻地,想不到才刚洗完澡吃了点东西后,解聘如便晕倒了。几天后解聘如才醒过来,医生对他说:“你患的是非洲恶性脑疟,治病又很不及时,病情非常的凶险,这样的病例十有九死,活下来的也都成了白痴,你这次真是奇迹!”

创办民营经济研究会

    谈到当初成立研究会的动机,解聘如认为那是一种责任感在驱使着他。“一个退休干部,有一定知识和经验,加上也具备一定的理论水平,还有一些资源可以起一定作用。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多年来形成的新闻敏感性在起作用。民营经济的发展是应运而生,我感觉到必须有一个这样的社会团体,为地方的民营经济发展服务。”
    说起自己倾注了无数心血的广州民营经济发展研究会,解聘如充满了感情。“从第一届开始,我们主办的南方民营经济论坛就请到了一些国内权威的经济学家就全国性的一些重大经济主题进行前瞻性的研究,收到了较好的效果。”为此,老省长卢瑞华还特地为研究会题词:“发展和提高民营经济水平,献身强国富民伟大事业。”
    如今,让他觉得欣慰的是,研究会成立这么多年来,基本达到了要成为民营企业家思想库的初衷。“不过,最初也有些人不理解,说我在外奔波了这么多年,为什么不享享清福,非得这么辛苦,每天来上班,整天与一些素质参差不齐的企业家打交道。”
    对此,解聘如有着不同的看法,“企业家当中也有一些很优秀的,他们不但管理企业很成功,为人处世之道也是很不错的。如果通过我的努力,能对一些企业家起到一定的积极影响,能对他们有所帮助的话,那我的辛苦也是值得的。与此同时,通过这个平台,我能认识更多的人,处理更多的事情,增长自己的见识,这不也是一种人生的积累吗?”解聘如希望民营经济研究会能够成为民营企业们一个跨行业、跨地区、跨国交流与合作的平台,能够成为民营企业家们全天候的朋友。目前,研究会也引起了国外一些机构的关注。在第四届南方民营经济论坛上,美中贸易协会主席、前美国总统尼克松的远东经济顾问罗伯特·古德曼特地向他颁发了杰出贡献奖。

诗意地栖居

    解聘如说自己是一个“不会作诗却以诗为魂的人”,不过,在长年紧张的记者生活和忙碌的工作之外,他也潜心写出了很多优美而深蕴的诗句。亚非作协副主席法尔西先生评价他的诗“晶莹剔透,高度和谐”,“摒弃了城市的喧嚣和污染,摒弃了一切使人窒息、吞噬人生的东西”。在他的作品中,都能感受得到作者的一颗真诚的赤子之心。
    年逾七旬,解聘如还是“一个白了头发却怀着童心的人”,依然有“现实主义的态度,理想主义的追求”,正如荷尔德林所说的“人,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