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我们的老师任美锷院士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09-01-27浏览次数:153


怀念我们的老师任美锷院士
王颖  朱大奎

    任美锷老师于2008年11月4日在南京逝世,享年96岁,任美锷院士遗体告别仪式11月8日在南京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委托中办打来电话,对任美锷院士的逝世表示哀悼,对其家属表示慰问。国务院温家宝总理也委托打来电话,对任美锷院士的逝世表示哀悼,对其家属表示慰问,并委托代送花圈。委托打来电话及送花圈的党和国家领导人还有:李长春、习近平、李克强、李源潮、刘延东、张高丽、乔石、朱基、吴官正、路甬祥、蒋树声,以及教育部、中科院、江苏省市领导周济、李静海、王恩哥、梁保华、罗志军、王国生、朱善璐、李云峰、李全林、张卫国、何权、周珉、蒋宏坤、黄明。参加告别仪式的有江苏省市领导、南京大学新老领导及生前好友、同事、新老学生等人。告别仪式隆重穆肃,各级领导的关怀、师友真诚的怀念,给予任先生家属及我们历年的学生辈很大的欣慰。任先生高寿96岁,且一直思维清晰,言谈兴喜,无病无痛,高寿而终,也真是十分难得的。
    任先生1913年10月7日出身于宁波市,在宁波中学毕业,故一直讲一口软软的宁波官话。1930年考入中央大学地理系,大学生时就成绩卓著,曾与同窗李旭旦一起翻译了地理学经典著作,里纳恩著的“人地学原理”,由南京中山书店出版,中央大学胡焕庸教授作序,将法国学派的人地学原理作了系统的评述介绍,胡序是一重要地理文献。李、任的译本在国内产生长期深远的影响。1939年获英国格拉斯哥大学博士学位,其博士论文是英国苏格兰河流的地貌学研究。回国后一直在中央大学、南京大学执教,担任南大地理系系主任(1952-1984)。任先生在地理学领域中涉及甚广,我们1952-1956年在南大地理系读书时,任先生是系主任兼经济地理学教研室主任,教我们“经济地理学概论”,1956年后,受竺可桢先生之邀,主持中国科学院“云南热带生物资源综合考察研究”,长达5-6年,主要从事综合自然地理与地貌学工作。60年代初任先生参加国家十二年科学规划,在这期间,周恩来总理、陈毅副总理号召科学家下海,发展我国海洋科学,自此任美锷老师响应国家号召,下海,开始参与国家海洋科学的研究与规划、开发工作,成为几十年的主要科研生涯。
    任美锷老师从事地理学、海洋学科学研究已有七十多年的历史,享誉国内外,他的主要成就,可归纳为三个方面。
    1. 地理学的成就:任先生专长地理学综合的区域研究,主张地理学要为国民经济服务,40年代抗战胜利,提出及著述出版“建设地理学”,即地理学要为工业、农业、交通运输服务,地理学要解决重大经济建设问题。五十年代,任先生领导热带亚热带自然资源综合考察,对为云南及华南的橡胶、咖啡宜林地的选择,发展热带生物资源,当时提出“准热带”概念,提出橡胶宜林地可北推到25°N,海拔900-1000m,为热带作物北移提出理论依据。任先生多次担任“中国自然区划”研究工作及在南大讲授“中国自然地理”,与杨纫章、包浩生等合著《中国自然地理纲要》,这本著作在国内外引起很大影响。80年代国家领导人***读了这书,有很高评价,曾专门指示:全国省地县干部要读这书,在工作中要了解中国自然地理,要了解省地区域情况。这书由外文书店译成英文、西班牙文出版,日本学者也将它译成日文,在日本东京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
    2. 地貌学方面的成就:有工程地貌与喀斯特两方面,五十年代末三峡大坝工程及中部地区南水北调大型渠道工程,由中国科学院和几所大学百余人组成考察队,任先生为队长,中科院祁延年先生、南大朱大奎为副队长。任先生与祁先生负责三峡坝址及周围,重点研究三峡及周围喀斯特工程问题,朱大奎负责北段砂页岩山地大型水渠越过40多条山地河流的坝址,渡槽的工程选址调查。以后,由科学出版社出版了“中部地区南水北调渠线地貌调查报告”,是国内地貌学与大型水利工程相结合最早的系统著述。五十年代以来,任先生在长江三峡和云南、贵州注意喀斯特研究,主要成就有三:① 提出深部喀斯特问题,当时国内喀斯特理论受苏联学者索科洛夫四个循环带的影响,索科洛夫认为“深包水带以下无喀斯特化”,即基面以下无喀斯特。实际上国内外均有深部喀斯特的实例,任先生分析了大量实际资料,提出深部喀斯特的问题。这不仅在理论上是个突破,在应用上对水利工程、铁道工程、油气开发均有重要意义。② 中国喀斯特的地带性问题,对全国喀斯特类型、组合、作用有系统的研究与解释。③ 古喀斯特问题,即第三纪残留的热带喀斯特,今天沿阿尔卑斯至喜马拉雅的古特提斯海高山区分布,它们是两个板块交界处,受南方板块俯冲而抬升的,显然,古喀斯特研究与板块学说、气候变化相关联,是有很大的理论意义的工作。任先生主编,组织王飞燕、刘振中等编著的《岩溶学概论》即是这些工作的总结。
    3. 海洋学方面的工作:这是60年代以来,任先生最主要的工作。任美锷教授是著名地理学家,也是著名的海洋学家,曾任中国海洋学会的副理事长等职。他的主要贡献有三:① 潮汐汊道理论,这是地貌学与水力学相关的问题。六七十年代中期,任先生首先引进这一理论,在学术上作了系统的介绍,并结合华南港湾总结出一些规律,应用于港口航道工程,效果很好,现已被国内学术界工程界接受,广泛应用在港口建设、航道工程。② 海洋沉积,50年代以来,国际沉积学研究中有两个热点,一是浊流沉积,另一是潮滩沉积,后者是个生油环境。任先生领导了对潮滩的研究,特别是风暴沉积机制及识别,这在沉积相上及划分海陆相地层很有意义,任先生在国内外发表了一组论文,很有影响。另外,对湖相沉积作了系统的归纳介绍,在大庆油田、下辽河油田,用一些图式规律性介绍,以判别海相与湖相沉积,对油田勘探很有帮助。③ 深海钻探与古海洋学研究,这是任美锷老师花费好多年,关注、呼吁与预研究的事。国际上深海钻探是当时地球科学上的大事。从1968年世界大洋钻探起,就像登月飞行,核能利用一样,是人类科学史上大事,引起整个地球科学革命。任美锷教授一直注视国际上这一进展,并悉心研究,到1983年任美锷教授正式向国家提出,我国应参加国际大洋钻探计划。我们认为,一个学者提出有重大意义的科学倡议,有时要比个人发表些论文、著作有更大意义。
    大洋钻探的柱状样,即做古海洋学研究,以恢复古温度、古海流、古海洋环境。任先生呼吁、关注此事,但种种条件限制,以后未能直接参与古海洋学研究工作,而他将此思想用入渤海的研究,分析黄河入海水沙对渤海的影响,又将黄河变化与历史时期黄河流域社会经济条件联系起来,可以说是近海海洋环境变化研究的一个范例。
    在南京大学地理系里,我们这一代教师,可以说大多是在任美锷老师带领下成长起来的,我们最近三四十年有较多的机会与任先生一起工作,任先生的治学方面给我们很深的影响:
    学术上不保守,一直跟上科学的进展,不断地学习,更新自己的知识,提高、扩大研究领域。这在任先生科学事业上是很突出的。我们以为,这也是他知识渊博,一直能站在科学前沿的原因。有一首歌叫“革命人永远是年轻”,在任先生身上也体现了一个真正的科学家永远不断学习、追求、进取,永远是年轻。
    终生勤奋学习,锲而不舍,几十年如一日,总是勤奋学习钻研,总是非常机警地注视着科学上的新生点,就像一个出色的运动员反应敏捷,能紧紧把握时机、深入下去做出成绩,遇到困难仍百折不挠。任先生身体并不强壮,但总非常关注,随时在学习,在研究思考。人们常讲“生命在于运动”,从任先生身上使我们想到:生命在于运动,不仅是躯体的运动,还包括科学的思维活动,脑细胞经常处于紧张的科学活动,会使人聪明,机智敏捷,并能长寿。
    任先生80岁以后仍每年有2-3篇学术论文发表在国内外学术刊物。90岁以后,长期住在医院,王颖总定期去看望他,每次均谈得高兴,谈科学,谈工作,谈百味人生,对南大海洋科研教学工作,总有诸多商议。他每次都告诫王颖要注重身体健康,劳逸结合。王颖讲,“任先生你好好保养,我们给你过百岁大庆”,任先生总是说,我会我会,争取百岁。任美锷老师,一直思维清晰,长寿而终,确是一种幸福。

(作者简介:王颖,南京大学地理与海洋学院教授、中国科学院院士;朱大奎,南京大学地理与海洋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