勤奋努力 勇于思考――记长江计划特聘教授任中洲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05-04-19浏览次数:206


勤奋努力  勇于思考
――记长江计划特聘教授任中洲

    任中洲,南京大学物理系教授、博士生导师。1988年在南京大学获博士学位,1992-1993年受法国CNRS-K.C.Wong(法国科学院――王宽诚)基金会的资助,在法国GANIL重离子物理大加速器国家实验室完成博士后研究。近年来从事远离beta稳定线奇特核性质的理论研究,发展了晕核的三体模型和核多体理论并将之用于奇特核的研究,给出中子晕出现的新图象。第一次表明在相对论量子强子动力学理论中包括rho 张量介子与核子作用将导致同位能依赖自旋轨道力,做出了开创性的研究工作。首次预言26P和27S有质子晕,并被国内外实验证实。和国外同行合作,预言核反应中集体流同位旋依赖性,被国内外实验证实。 发表论文80余篇,其中SCI 70余篇,论文受到广泛引用和好评。1999年获国家教委(教育部)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第一完成人)。2001年获国家杰出青年基金。2003年为教育部长江计划特聘教授。2004年获中国核物理学会第二届胡济民教育科学奖等。
    见到任中洲老师是在一个秋日的上午。一个星期前的电话预约让我略微有些担心――任老师是忙碌的,今天的采访能不能如期进行还是一个未知数。事实证明这样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当我怀揣不安敲开他办公室的房门,他已经在那里等我了。9:00,物理楼,我如约见到了任中洲老师。
    任老师没有一点名师的架子。他是朴素的,平凡的外表,谦和的面容,像众多默默奉献在科研第一线的科学家一样,他是那样的朴实无华。然而我清楚地知道,在这朴实的外表背后,包含着的却是极大的智慧。

    

   出生于河南南阳的任中洲自高中起就对数学和物理有着浓厚的兴趣,爱思考的他喜欢参加各种竞赛,每次的数学、物理竞赛都能捧回奖杯。1979年,任中洲考入兰州大学现代物理系。大学给了任中洲进一步学习近代物理知识的机会,加强了他投身物理学研究的决心。他大学时代的物理成绩非常突出,曾经有两门专业课在一个学期考了两个一百分。这个时候的任中洲是勤奋刻苦的,“人的智力水平并没有太大差异,关键在于用功,把精力放在哪一方面。”七十年代末的大学生活只能用“艰苦”二字来形容,“几乎没有娱乐,外界的诱惑很少,每天都重复着三点一线的生活,大家一门心思地读书,学习的风气很浓。”都说大学是造就一个人的关键时期,四年的埋头苦读铸就了任中洲勤奋踏实的优良品质,培养了他独立思考的精神,为他以后从事科研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83年毕业以后任中洲报考了本校研究生,在读研阶段,他遇到了对他一生都有重大影响的一位著名学者――徐躬耦先生。徐先生50年代初在英国伦敦大学获博士学位后先是在南京大学物理系当副主任,后来响应国家教育部支援西部建设的号召来到兰州大学,先后担任物理系主任、现代物理系主任、副校长、校长。任中洲选择他作为自己的研究生导师。徐躬耦先生1985年又回到南京大学。任中洲在读博阶段继续选择他作为自己的博士生导师。谈到徐躬耦先生,任老师跟我讲起一个小故事,那还是在85-88年他在南大读博的时候,他经常去徐先生家,看到徐先生每次都在认真地钻研学术。特别是夏天的南京,天气非常炎热,而八十年代中期南京人家里大都没有空调,在这样闷热的条件下,徐先生依然在安静地看书搞科研。我想这在他脑中一定是一幅深刻的画面,以至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记得那么清楚。现在徐躬耦先生已经八十多岁了,依然坚持科研。导师勤奋的治学态度深深影响了任中洲。“勤奋”,成为整个采访过程中出现频率最高的一个词。

二     

    任中洲大学阶段就树立了致力科学研究的志向,“科学研究是艰苦的,如果你选择了科学研究的道路,就意味着要吃苦。科研工作需要勤奋和独立思考,勤奋是迈向成功的必由之路。”这是任中洲教授总结了自己二十年科研经历的有感而发。     
    几十年如一日。无数个日日夜夜,他一头扎在原子核物理领域,狂“啃”各种资料。就是凭着这股子“勤奋”,他终于在自己的领域做出了有特色的研究成果,科研工作受到了国内外同行的广泛引用和好评。1996年,任中洲和国内外同行合作提出核反应中集体流的同位旋依赖性,美国MSU的科学家用他们的理论结果提出实验报告,1997年他们预言的这个新现象被实验证实。同样在96年,任中洲等首次预言26P和27S有质子晕,著名专家Brown 和Hansen引用和肯定了他们的工作,1998年这一预言被实验证实。2002年他参加了上海原子核所沈文庆院士领导的研究工作,实验中发现一个新的质子晕核23Al,继而被国内其他实验证实。
    由于他在核物理方面的突出造诣,任中洲被邀请到很多国家做访问学者,在他的科研生涯中,在国外做访问学者或者合作科研成为不可缺少的一部分:1995.3-1995.5法国GANIL国家实验室访问科学家;1996.12-1997.2  日本RIKEN(理化学研究所)特殊研究员;1997.8-1999.6   德国洪堡研究员(Humboldt Research fellow);1999.7-1999.8   法国GANIL国家实验室访问教授;1999.9-2000.8   日本文部省客座教授(COE Professorship of Monbusho, Japan),在大阪大学核物理研究中心(RCNP)合作科研。
    谈到德国、法国和日本,任中洲老师分别用几个词精辟地概括了他对这三国的印象。德国――“讲求效率、重视科学”。任老师说德国人非常讲求效率,德国洪堡基金会是世界上最大的基金会之一,却只有几个工作人员。所有的选拔、评审工作、活动安排和整个基金会的运作都由这几个人完成。另外,德国政府非常重视科技人才,洪堡基金会每年会向世界各国招募年轻科学家,在德国他们会受到很高的礼遇,在洪堡研究会的年会上,科学家们还会受到德国总统的接见。法国――“舒适、浪漫”。在法国生活让人感到非常舒适,任老师说在他在法国的办公室外面就是绿绿的草坪,经常可以看到兔子在草地上跑来跑去。另外法国人非常浪漫,一般每个星期都有周末聚会,法国人很会调节自己的生活,会尽力让生活轻松和惬意。日本――“做事很有计划”,日本和法国很大的一点不同是日本人生活得非常有规律,他们也有周末聚会或者一些派对,但一定都会在晚上九点准时结束。凡事有严密的计划性是日本人的特点。
    国外丰厚的物质生活和先进的科研条件并没有让任中洲有太多留念,他不是一个讲求物质生活的人,更重要的是,他清楚地意识到,国外的条件再好,也终究是受雇于人,国内才是他开创事业的土壤。回到国内,才能做自己想做的科研工作,建立自己的研究队伍,开辟出自己的一方新天地。谈到国外的先进条件和科研水平,任老师的语气中充满了乐观:“国外良好的研究氛围和优越的研究条件是中国与国际之间的差距,但是这种差距正越来越小。近几年中国的科研条件改善很快。中国的科研水平在发展,中国科学在世界上的影响会越来越大。”

    面对所获的各项荣誉,任中洲始终保持科学家的冷静。“荣誉只是对过去某一段工作的评价,代表的是过去的成绩。科学研究是没有止境的,我们总要去发现新问题,追求新的目标。”科学研究是艰苦的,他却能以苦为乐,“科研本身是充满乐趣的,科学家解决一个问题之后的喜悦推进他向新的目标进发。这就如同一个作家完成了一部优秀的小说,写作的过程是艰辛的,作品出来以后的愉悦却是不言而喻的。”任中洲是淡泊名利的,不追求生活的富足,大多数时间都花在科学研究上,“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他是一个能静心做事的人。
    除了科研,任老师还承担着大量教学第一线的工作。对于研究和教学,任老师有自己的看法:“带学生是为国家培养人才。另外年轻人有很多好的想法,教学相长,学生在老师那能学到东西,老师同样能在学生那儿学到东西。跟学生之间的交流对科研有很大的帮助。”目前,任老师带的研究生和博士生加起来共有十几个。在专心科研的同时,任中洲教授对培养新时期高级的科研人才倾注了大量心血。他说他的理想主要有两个,一是在科学上做出更大发现,二是培养更多的学生。
     “乐趣加责任是我不断前进的动力,作为一个中国人,总是希望有那么一天能看到中国的科学能处于世界领先地位。”正是凭着对自己事业的那一份执着和对祖国的一腔热爱,他义无反顾地投身科学,在这条满是荆棘的路上不断前进,深入钻研。“科学研究需要勤奋和独立思考,中国的科研水平与国际水平还存在一定差距,这就需要我们勤奋努力,埋头苦干。”科研无止境,而他勤奋的脚步也永不停歇,最近他又投身于超重新元素和超重新核素的研究,衷心祝愿他在这一领域能有新的发现和突破。      (王青)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